新iPad销量平平:富士康工人放假 黄牛党亏本

作者:网站首页

“放假,又是放假!”富士康工人王小桥数了一下3月份呆在宿舍的时间,还没有到月底已经放了10天,对于像他这样一直在iPad组装生产线上生产的工人来说,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次见到。他告诉记者,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他这个月到手的工资可能还不到2000元。

“我以为是叫iPad 3呢,我们之前一直这么叫它。”李奇看着网上新版iPad的发布,有些得意又有些担忧。作为深圳龙华富士康工厂的一名工人,他参与过iPad 2和此次New iPad的生产。

王小桥是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区iPad 3生产线上的一名工人,平时的工作是把那些从各个地方运来的零件组装起来,成为一台完整的iPad3。电池、主板、摄像头、屏幕和外壳——这些零部件会按照不同的组,分配给工人进行流水作业。从今年3月份开始,生产线上iPad 3的产量一直在下降。王小桥告诉记者,以前一天10小时做的量现在8小时就做完了,然后就放假两天。

他所担心的是iPad的销量,如果销量上不去,自己可能又会被派去支援苹果手机生产。他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就在发布前的一天,他们的生产线每小时能够量产150台New iPad。目前,每周休一天,而之前做iPhone 4S时,几乎每个月只能休息一两天,经常加班到晚上8点。而进入3月份后,他和工友们已休了3天假。对此,他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。

“iPad 3是今年年初的时候开始量产的,最初每条生产线一个班,8小时的正常班加上2个小时的加班时间,差不多量产在1000台左右。2月份最高峰的时候可以做到每小时150到180台。”但是,进入3月份以来,组装iPad3的工人开工时间越来越短,有时候闲得连5天的正常班都不能维持。

在富士康龙华厂区,李奇所在的厂区有iPad组装段、测试段,而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把手上的一些按键、排线按照凹槽的位置组装好,“除了我所在的这一层,还有几栋都在生产New iPad,每一层的工人分工有些不同,有负责组装的,包装的,还有负责仓库的。”

图片 1

“New iPad”是今年年初的时候开始量产的,最初每条产线一个班,也就是10小时内产量在1000台以内,但春节后产量逐渐提高到现在的每小时150台。”李奇每周6天工作,1天放假休息,最近每月大约加班80个小时。他的底薪已经从入职时的900元调为2350元,加上加班的钱,每个月税后可以拿到3500元。

一个月前,王小桥每周工作6天、休息1天,而现在是每周工作4天、放假3天,原本计划着加薪后给家里再添置些家具,现在看来得“听天由命”了。“2350元的底薪,扣社保190元,住房公积金120元,住宿费110元,再加上吃饭的钱,这个月的日子很难过,老员工还不如新员工日子好过。”工作量是富士康生产线的工人工资的重要考核指标。

在李奇看来,New iPad和原来做过的iPad 2差不多,至少外观看起来是这样,但功能会强大些。“比较一下两代产品在流水线的工站设置,现在的有30多个,原来根本没有那么多。” 通常,一个工站代表着一个既定动作——组装连接器或者组装齿轮。

“iPad 3的产量一直落后于iPhone,成都厂区开工后,我们这边的产量就越来越小了。” 王小桥听说,过一段时间,自己所在楼层的20条生产线中,还会分拆出3条用于其他的用途,至于人员也会随之进行重新分配。

他告诉记者,iPad生产线管理严格,穿静电衣,过安检门,检查程序比其他事业部多了不少,上班的时候规定不能讲话,更不允许偷懒。“但比起iPhone 4S的生产,那算是轻松多了。”

而在一向热闹的华强北手机市场上,钟情于倒买倒卖的黄牛党似乎也高兴不起来。一位水货商告诉记者,以iPad 3 16G为例,第一天上市时香港回收价只是原价3888港元加300港元,而到了这周回收价跌破人民币3200元。“不要说赚钱,倒货的不亏已经很好了。”

去年5月,李奇和工友参加了人力资源处举行的支援iDPBG观澜说明会——iDPBG是生产苹果手机的地方。他们被告知,需要在9月13日至12月31日支援iDPBG观澜厂区量产苹果最新一代手机,即iPhone 4S的生产。富士康科技集团副总经理赵善平代表总裁郭台铭在会上说,“因为手机产量很大,公司需要在iPad生产线上抽调人手进行支援。”

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网址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